骨酿

【Killchalla】上-心有猛虎/甜食可用

China🇨🇳:

从早晨的第一杯咖啡开始,黑色的巨鸟站在塔尖远眺群山。

群山沐浴在阳光下,与冰冷的宫殿相应。

T'Challa拉开窗帘,偌大的房间霎时光亮一片。

他手里拿着一杯咖啡,白色的睡袍及膝,正俯身拍了拍床上某个呼呼大睡的人。

「噢,今天的太阳可真大。」

Erik懒洋洋地翻了个身,睡眼朦胧地嘟囔:「现在几点了?」

「早上八点整,你该起床了。」

Erilk扯了扯快要掉到臀腰的被子,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「噢……」

——这太阳晒得他浑身上下难受。

男人皱了皱眉头,抗议到:「亲爱的,你不能对一个一天前还在布鲁克林执行任务的外勤人员这么严格。」

窗外阳光大盛,将躺在床上的、半身赤裸的男人衬得熠熠生辉。

这真是一具完美的躯体,肩膀宽阔,肌肉线条流畅而自然——甚至可以想象,当这具身体的主人发力的时候,那些潜藏在皮层底下的力量将会如野兽一般迸发出来。

T'Challa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杯子,他不自在的、状似逃避地移开了视线。

气氛再次沉默下来,静得足以看清空气中细微的尘埃。

T'Challa一时不知如何是好,他知道自己看上去傻透了——他就像是一尊雕塑,噢——一尊穿着睡袍举着咖啡的雕像。

他决定说些什么,以打破这个僵局。

「可你昨天晚上不是——」

话到一半,声音戛然而止。国王陛下一怔,张了张嘴,却什么也没说。

奸计得逞的Erilk猛地睁开眼睛,恰好捕捉到他亲爱的哥哥躲闪不及的眼神。

「或许你该让我睡个好觉,」Erik心情愉悦地翻了个身,「我亲爱的陛下。」

T'Challa沉默地看看男人,最后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「好好休息,过会儿我再过来。」

瞧,他的堂兄总是心软得一塌糊涂。

T'Challa端着咖啡杯,转身就要离开。他是背对窗户的,于是灿烂的金光便将他包裹起来,又在某一瞬间,那鎏金的色调完美地勾勒出了T'Challa的身材轮廓。

——噢,这该死的曲线!

Erilk舔了舔嘴巴,他正在极力地克制自己,将撕裂那件碍眼的睡袍的欲望压下去。


T'Challa最终还是没能走成——因为Erik像只猎豹那样将他紧紧圈在怀里。

男人扑过来的动作像极了猫科动物,而当这只大猫牢牢地将他抱住的时候,T'Challa甚至能隔着睡袍感受到他上半身密密麻麻的鳄鱼点。

「别闹,」国王陛下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给吓了一跳,他踉跄了几步,手里的咖啡被晃了出去,「快放手,我的咖啡洒了。」

然而Erik只是将脑袋埋在他的肩膀上,嘴唇抵着T'Challa轻微搏动的颈部动脉。

男人一头脏辫已经睡的没了形,像四分五裂的仙人掌那样凌乱不堪。Erik深呼吸一口,鼻尖全是T'Challa身上那股薄荷混着牛奶的香味。

T'Challa忍了忍,语气不得不严厉起来:「我没在跟你开玩笑,Erik,放开。」

Erik哼哼出声:「或许我更需要的是你……」他满不在乎地松开扶在腰肢上的手掌,低头,就着T'Challa刚才喝过咖啡的杯口,狠狠地咬了下去——

T'Challa根本没有阻止的机会,他只能看着Erik把剩下的半杯消灭完。

「现在是我们的咖啡了,亲爱的。」Erik舔了舔嘴巴,抬头望他,眼神晦暗不明:

「真见鬼……你看上去比这杯咖啡还要诱人。」


他亲爱的堂兄向他投来的异样的眼光。

「再陪我睡一会儿,」Erik放软语调,像极了一个要糖吃的小孩,「——就一会儿,这回我保证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……你答应我好不好?」这种朝T'Challa撒娇的小手段,Erik用的十分得心应手。

他的手指慢慢地挤进国王陛下的手掌,摸到温热的杯臂,然后强硬的、不容商量地捏住咖啡杯,将它放在床头柜上。

做完这些事情,这只大型猫科动物朝T'Challa投去了「快同意吧」的目光。

「我还有个会议……」

「延迟,或者推掉,」Erik回答得很快,态度强硬,「这样的会议,每天没有二十个也有十八个。」

「Shuri下午要去联络点考察,我觉得我也需要去瞧——」T'Challa垂死挣扎。

「我敢打赌,整个瓦坎达没人比我更熟悉那块地方……你把我带上或许会更有用。」Erik信心满满。

「可是……」

国王陛下还在做着最后的努力——他是想改善兄弟间的感情没错,不过这个「关系」似乎在离他预想的越来越远。

「喂——」

T'Challa猝不及防地摔在了床上,胸口一沉,呼吸间整个人被Erik牢牢地压在身下。

「没有这么多可是,」Erik凑上去亲吻他的唇角,亲昵道,「爱人就该互相包容。」

「你知不知道……」Erik将手伸进柔软的睡袍,抚摸过每一寸细腻的肌肤。他如梦中呓语般说到:「纵使这世界如何千变万化,于你而言都是不值一提的存在……所以亲爱的,你不该陪陪我吗?」

「好吧,」T'Challa举手投降,「你赢了。」

Yes!

Erik在心底呼喊——他就知道——T'Challa总会纵容他的,无论他的要求有多么的无理取闹。

「不过——」

T'Challa故意不说话……直到他身上的大猫不耐烦地动了动——因为某个难以启齿的部位咯着了——就在他的大腿内侧。

「我想把你的头发扎起来,」国王陛下的脸又开始红了,他甚至能感受到自己脸上逐渐炽热的温度,「因为它看上去实在有些好笑……」

「你开心就好,」Erik将被子一盖,他拥着男人发出满足的喟叹,「亲爱的,我有预感这将是美好的一天。我们下午去拉斯维加斯怎么样……?那儿很有趣。」

「噢,是吗?」

「如果你是在邀请我的话,不如我们先谈谈,」T'Challa的嘴角往上扬了扬,难得揶揄:「三天前你在津巴布韦到底做了什么……让探员忍无可忍地电话打到我的私人手机上。」

「只是一群不听话的傻子而已,」Erik餍足地抱着他的陛下亲了亲,「我可没受一点伤。」

「你杀了他们五个人,Erik……你不能这样做。」

「是他们先朝我动手的——这群不自量力的蠢货。」

「你炸掉了他们的仓库,甚至毁掉了半片森林……」

「都是些害人的东西,至于森林——噢,我的错,我估错了爆炸范围——不过下次不会了。」

「非常好,如果你没有做任何事情的话,请解释一下——你账户里的钱又是从哪来的?」

「拜托……不是吧?」Erik有些烦躁地蹭了蹭男人的脖颈,他最烦别人管他的事情了——尤其是关于钱。

T'Challa耸耸肩:「你可以选择不说……因为接下来三个月我会非常的忙。」

「不不不……我说,我说——」

「团伙里有个胆小的人,他花了很多钱雇我,希望我在暗中保护他的安全……」

「我发誓我尽力了,不过这个可怜的家伙最后还是死于慢性毒药。」

「虽然杀了很多人,但这真的不是我干的……」

「好吧……我知道——那次在东京车是我抢的,人是我绑的……不过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不是吗?」

「都灵?噢天呐……这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……」

「里约热内卢那次真的是无意的——天想到守卫居然那么不堪一击。」

「那天巴西的天气很好……我发誓,我绝对没去过那个地方!」

「不不不……亲爱的,这回我真的没撒谎……」



——于是前科累累的杀人魔头Killmonger,就这样被国王陛下在床上审了一早上。


tbc.

评论

热度(280)